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13日

關閉

煤炭運輸穩定增長 港口格局加速調整——“十三五”期沿海港口煤炭運輸系統運行特點及未來展望

  2010年以后隨著我國煤炭供求格局的變化,我國煤炭水路運輸的基本格局由“國內煤炭北煤南運+外貿出口”轉變為“國內煤炭北煤南運+外貿煤炭進口”;海運煤炭的服務范圍由傳統的南方七省市擴大到環渤海地區、長江中游四省。 “十三五”期間,面對國家加大能源結構調整力度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沿海港口煤炭運輸仍保持了較為穩定的增長,北方主要煤炭下水港格局加速調整,外貿進口規模顯著提升,海進江煤炭運量快速增長,有力地彌補了中游地區加快淘汰煤炭落后產能后帶來的供應缺口,有力地保障了國家能源安全和區域經濟健康發展。

  一、“十三五”期煤炭供給、需求格局發展特點。

  煤炭消費總量規模基本穩定,在一次能源占比顯著下降。“十三五”期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穩定增長,年均增速約2.8%。隨著能源結構調整、大氣污染治理的強力推進,煤炭消費占一次能源比重從2015年的63.7%下降至56.8%左右,2020年實物消費量約40億噸,“十三五”期間總量規模基本穩定。為彌補煤炭占比下降的6.9個百分點,天然氣、水、核、風等清潔能源占比增加了6.4個百分點。“十三五” 期間天然氣消費量由2015年的1948億立方增至3048億立方,年均增速9.4%,帶來了LNG進口需求的28%的高速增長,進口集中在環渤海和長三角地區。

  全社會用電量增長和結構變化是煤炭消費總量保持基本穩定的關鍵。煤炭總消費量中近90%用于電力、化工、建材、鋼鐵四大耗煤行業,其中電力占比52%左右。“十三五”期全社會用電量、發電量穩定增長,年均增速分別為6.2%、5.7%。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用電結構發生較大變化,第三產業(尤其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冬季取暖和夏季降溫負荷)對用電消費需求的拉動效應日趨顯著。“十三五”期第三產業和居民生活用電量年均增速分別為11.0%、8.5%。

  實現了“去除落后產能”和先進產能釋放的同步推進,煤炭供應結構不斷優化。目前我國煤炭有效產能約40億噸,2020年煤炭產量完成38.44億噸,總量基本穩定,生產重心繼續向晉陜蒙集中(占比由2010年的58%、2015年的64%提升至71%),此外,“十三五”期國際煤炭市場需求不足、進口價格優勢突出,外貿進口煤炭保持高位。2018年起我國采取進口煤炭“平控”政策,2020年全年完成3.0億噸。

  局部地區、局部時段供應緊張依然存在,進一步加強了對海運煤炭的依賴。 “十三五”期間沿海部分省市和長江中游地區在加快淘汰落后產能和煤炭消費需求相對穩定的情況下,煤炭供應缺口持續擴大。同時由于居民生活用電占比不斷提升,冬、夏耗煤高峰的波動與緊張狀況不斷加劇,再疊加上水力發電波動影響、長江航運枯水期影響等因素,局部地區、局部時段供應緊張形勢加劇。如,2020年冬季供暖高峰期間,煤炭全社會庫存快速下降,環渤海動力煤(5500大卡)價格指數升至600-700元/噸的歷史高位,我國南方20多個地區由于煤電緊張,進入了“限電限產”模式。

  二、煤炭海運服務范圍拓展,北方下水港格局加快調整。

  “十三五”期我國煤炭海運需求總體保持穩定增長。海運調入量(煤炭一次下水與外貿進口總和扣除外貿出口量)年均增速4.0%,快于“十二五”期3.9%的增速水平。2020年沿海港口煤炭總吞吐量21.45億噸,受新冠肺炎疫情對消費端的影響,較上一年下降4.0%,“十三五”期年均增速3.4%,其中一次下水量、外貿進口量分別完成7.91億噸、2.42億噸,年均增速分別為3.4%、4.6%。“十三五”期東南沿海、環渤海、西南沿海港口煤炭吞吐量均保持較快增長,年均增速分別為7.4%、5.0%和4.6%。

  生產格局和運輸格局調整推動了北方下水港格局的加速調整。長期以來煤炭下水量90%以上集中于北通道四港(秦皇島港、唐山港、黃驊港、天津港)。“十三五”期蒙西核心礦區(鄂爾多斯)在我國煤炭生產格局中地位大幅提升,目前產量已達到晉陜蒙地區的26%,是當前及未來的主增長點。同時大準線、準池線的建成,使得大秦線(直達秦皇島港、唐山港)、朔黃線(直達黃驊港、經黃萬線抵天津港)均能便捷地服務于鄂爾多斯煤炭外運,推動了北方四港格局加速調整。黃驊港得益于準池鐵路運營下水量顯著增長,2017年后基本處于滿負荷運營狀態,2020年完成下水量2.14億噸,“十三五”期年均增長11.1%。秦皇島港受到河北省提出調整煤炭布局的影響,近兩年下水量有所下滑,2020年完成1.74億噸。唐山港受益于蒙冀鐵路建成和部分秦皇島港煤炭下水轉移,2020年完成2.64億噸,“十三五”期年均增長14.2%。天津港則受公路集港煤炭禁運政策影響,2017年以來下水量持續下滑,2020年完成0.62億噸。

  江海聯運在我國煤炭調運格局中地位不斷提升。“十三五”期,長江中游地區煤炭供應缺口增加約1億噸,既有鐵路及傳統的供應途徑無法充分滿足需求,長江12.5米深水航道工程的推進有效地改善了長江航運條件,煤炭海進江運輸成為中游地區煤炭供應的重要路徑。目前海進江煤炭運輸服務中游四省規模約1.4億噸,占四省煤炭消費總量的比重由2015年的14%上升到30%左右。尤其在水電季節性波動、冬季耗煤高峰等時期,需求增量基本依賴海進江調入。

  三、“十四五”期沿海運輸規模總體將保持穩中有增態勢。

  一次能源消費總量保持穩定增長,煤炭實物消費量基本穩定。未來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發展韌性強勁,一次能源消費總量將保持穩定增長。當前我國提出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發展目標,未來非化石能源替代的趨勢將進一步增強,煤炭消費總體增速將繼續放緩,預計2025年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進一步下降至52%左右,煤炭實物消費量將穩定在40-42億噸的峰值區間。隨著在建優質產能在“十四五”期持續釋放,煤炭總體供應缺口將有所收窄。

  預計“十四五”期我國局部地區、高峰時段煤電供應緊張的局面仍將持續,煤炭海運規模總體將保持穩中有增。隨著“去除落后產能”任務完成,“十四五”期沿海沿江地區煤炭缺口將基本穩定,北煤南運和西煤東運的格局進一步強化,海運煤炭“北煤南運+外貿煤炭進口”的格局將長期保持。預計2025年沿海沿江地區煤炭海運調入量將在10.2億噸左右。其中,在外貿進口煤炭政策控制下,海運進口規模將在2~2.5億噸區間波動;北方港口煤炭一次下水量規模將在8.3億噸左右,“三線四港”下水格局基本穩定。

  海進江煤炭運輸仍將長期作為長江中游地區煤炭調入的重要補充方式。浩吉鐵路于2019年9月開通運營,規劃設計輸送能力為2億噸。目前看,受集疏運通道制約等因素影響,浩吉鐵路運價總體偏高,通道經濟性尚未充分顯現,2019年、2020年湘鄂贛調入量分別僅為600萬噸、2400萬噸左右。考慮浩吉鐵路集疏運體系的建設進展,預計“十四五”期對煤炭海進江的年替代規模在5000萬噸左右。

  四、“十四五”期需關注的風險和不確定性

  警惕過快、過度降低煤炭消費占比的不利影響。“富煤、貧油、少氣” 是我國能源結構的基本特征,以煤炭為主的資源稟賦是我國的基本國情。考慮到“十四五”期國際經貿格局深刻變化下LNG進口供應鏈可能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未來仍應充分保障煤炭在我國能源結構中的重要基礎作用,并加快推進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過快、過度降低煤炭消費占比不利于國家能源安全。

  密切關注秦皇島港功能調整對北方煤炭下水格局的影響。預計“十四五”期我國煤炭消費需求、海運規模總體穩定,維持現有“三線四港”的下水格局有利于保障國家能源運輸和供應安全。根據秦皇島港的煤源地構成和鐵路徑路,如果煤炭運輸全部搬遷,則唐山港將集中晉陜蒙45%左右的煤炭鐵路外調量、沿海近60%的煤炭一次下水量,并承擔南方沿海地區近一半的煤炭消費供應保障任務。煤炭下水格局的過度集中將帶來能源運輸安全風險集聚增加,遇極端天氣、運輸高峰或重大事故,能源運輸和供應保障將面臨嚴峻挑戰。

  關注外貿進口煤炭來源地相對集中可能的風險。目前我國進口煤炭主要集中于澳大利亞、印尼、俄羅斯、蒙古四國,占比分別為28%、27%、10%、8%。國際供應鏈的穩定性可能面臨國際環境變化帶來的風險和挑戰,建議相關部門密切關注相關貿易政策,提前選定備選方案,確保能源供應安全。

  作者單位系 交通運輸部規劃研究院

  

  

上一篇:

下一篇: